耶路撒冷,以色列 –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 巴勒斯坦哈马斯恐怖主义运动在加沙地带的一个关键军事和战略伙伴 – 是周六对犹太国家发动战争的推动力量,以色列外交部和中东专家说。

就在本周,伊朗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在X(原Twitter)上写道:“篡权政权即将结束。今天,巴勒斯坦青年和反压迫、反占领运动比过去70或80年更有活力、更充满生机、更准备充分。若上帝愿意,这场运动将实现其目标。”

对哈梅内伊来说,“篡权政权”就是以色列,他的好战外交政策包括摧毁犹太国家和资助以色列边境的巴勒斯坦恐怖分子组织。

以色列外交部发言人Lior Haiat周六对Digital说:“那些恐怖组织[哈马斯和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作为阿亚图拉政权的代理人在工作。”

Haiat补充说:“伊朗多年来一直在努力,特别是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让一个恐怖组织,无论是完全受伊朗支持和资助的伊斯兰圣战组织,还是也受伊朗资助但不是完全受伊朗资助的哈马斯恐怖组织,都在呼吁攻击以色列和以色列人。”

他强调,伊朗“毫无疑问……在幕后”指挥这场对以色列的战争。

伊朗政权控制的德黑兰时报周六报道说,伊斯兰共和国支持巴勒斯坦哈马斯和PIJ对以色列的战争。根据德黑兰时报的文章,伊朗少将雅希亚·拉希姆·萨法维宣称这场对以色列的战争是“光荣的”,已造成至少100名以色列人死亡。

“我们宣布支持这次行动,我们相信抵抗阵线也支持这次行动,”萨法维对出席第六届巴勒斯坦青年团结大会的与会者说。他补充说,伊朗将与巴勒斯坦抵抗力量站在一起,“直到巴勒斯坦和古德斯(耶路撒冷)的解放”。

伊朗提到的巴勒斯坦是指犹太国家,古德斯是耶路撒冷的阿拉伯语名称,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

伊朗支持的哈马斯对以色列的入侵紧随拜登总统上个月决定向伊朗释放60亿美元,作为囚犯交换的一部分。

虽然拜登政府表示这笔资金将由卡塔尔监督,不会用于恐怖主义,但伊朗遭美国制裁的总统伊布拉欣·拉伊西(Ebrahim Raisi)却吹嘘这笔钱将“在我们需要的任何地方使用”。

中东媒体研究所(MEMRI)创始人兼总裁Yigal Carmon在一篇题为“9月-10月可能爆发战争的迹象”的8月底文章中预测了伊朗支持的战争爆发。

Carmon曾担任两位以色列总理的反恐顾问,他写道:“伊朗和真主党也在加紧努力向西岸地区走私武器,类似于向加沙地带走私武器,如上所述。在这种情况下,以色列可能会被迫进行大规模反击,超越其常规的反恐措施,即使付出全面战争的代价。”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宣布在哈马斯恐怖分子发动大规模攻击后“开战”:实时更新

真主党是一个美国指定的黎巴嫩恐怖组织,负责数百名美国人遭大规模谋杀。

Carmon写道:“最近越来越多的报道称,真主党、哈马斯和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可能使用新的武器,这些武器可能造成大量以色列人死亡,例如超强爆炸装置和对以色列居民点发射的火箭,如上所述。在这种情况下,以色列可能会被迫进行大规模反击,超越其常规的反恐措施,即使付出全面战争的代价。”

Carmon继续说,伊朗政权控制的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秘书长Ziad Al-Nakhaleh说,在他2023年6月与伊朗领导人阿里·哈梅内伊会晤时,后者‘重申了[需要]发展西岸地区的武装和那里的抵抗’。”

Nakhaleh补充说:“我们作为巴勒斯坦人,作为抵抗力量和运动,理解武装西岸的重要性,但这需要巴勒斯坦人自己的努力,也需要我们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兄弟们的帮助。”

所有这些都有助于解释伊朗对针对犹太微型国家制造多条战线的关注。

伊朗总统准备在联合国发表讲话引发愤怒:“想杀死美国公民”

这位以色列前反恐官员Carmon对Digital说,哈马斯的战争旨在“阻止以色列与沙特阿拉伯之间的正常化外交关系”。

以色列国防军加沙地带前副司令布里格·阿米尔·阿维维(Brigadier General (Ret.) Amir Avivi)对Digital说:“伊朗每月向哈马斯提供数千万美元资金。 哈马斯是一个伊朗的代理人,主宰着加沙地带,并按照其指示行事,特别是自从哈马斯二号人物萨利赫·阿鲁里(Saleh Aruri)在该组织中扮演了一个更加主导的角色以来。”

阿维维补充说:“伊朗看到沙特阿拉伯和其他务实的逊尼派国家开始与以色列正常化关系,并寻求加强伊朗-哈马斯-真主党在中东周围的轴心。真主党发表声明,呼吁阿拉伯国家停止正常化努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团结在以色列-美国-务实逊尼派集团的后面,并在任何地方击败恐怖主义。伊朗通过拉法赫隧道向哈马斯提供弹药、培训和设备,并在伊朗境内进行培训。”

欧洲情报报告警告伊朗正向可能的核弹测试迈进,藐视西方制裁

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指责德黑兰发动对以色列的战争,他在X(原Twitter)上写道:“伊朗控制的哈马斯恐怖分子今晚对以色列发动了一场真正的战争。我们的以色列盟友现在将做他们必须做的事来捍卫自己,我将与他们站在一起,因为他们面对这种暴力和暴行。” 他补充说:“美国必须继续支持以色列进行绝对自卫的权利,并确保它拥有应对寻求以色列毁灭的种族灭绝伊朗控制恐怖分子所需的军事资源和外交支持。”

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政府,美国国务院都将伊朗政权定为世界上最糟糕的国际恐怖主义赞助国。

通过卡塔尔金融系统发送给伊朗的60亿美元解冻制裁资金是可互换的资金,可以用于资助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和真主党,根据反恐融资专家的说法。